零售商卖了货却迟迟不给钱
发布时间:2019-12-27 09:42

设计师这个看起来非常高大上的行业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心酸史,每位新晋设计师都会面临着不一样的挑战。

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设计师而言,零售商这个合作伙伴让人又爱又恨。每年出自中央圣马丁、皇家艺术学院、帕森斯等全球顶尖设计学府的行业新秀无不渴求他们的垂青,但交换条件极可能是一纸不平等条约。

在整条时尚产业链中,最终直面消费者的零售商霸占着绝大部分利润,其余依次进入品牌、工厂和供货商的口袋。但是,身为最大获益方零售商们不愿往揽进任何风险,因而出现了对品牌方极其不利的付款条约。

他们究竟如何做到立于不败之地,将行业风险转嫁到产业链其他环节的呢?时尚新闻网站BoF 和博弈双方来了一次深入讨论。

要想活下来,首先就得熬过漫长的付款期

普罗大众对于预付取货和货到付款这两种交易模式习以为常,可它们在时尚业却不多见。包括10 Corso Como、伦敦概念店LN-CC 在内的百货、概念店、电商都会在下单合同中附上滞后支付的条款。设计师们交货之后至少要等上一个月才收得到零售商打来的钱款。

这意味着,那些20 出头的年轻人必须一边精打细算、如履薄冰地投入生产,一边努力寻求外界资助。谨小慎微的发展模式固然能有一时安全,但难保不被快速发展的行业同僚甩到身后。于是,一种全新模式代理应运而生。

它的概念基于订单。例如,某家设计师品牌接到了美国巴尼斯精品百货的订单:100 条裙子。为了生产,它与代理商签订借款条约,有时利息高达15%。等到2 个月后巴尼斯支付时,收款对象就直接变为代理公司。代理商、showroom、折扣、零售商抽成......设计师品牌一半的净利润就此蒸发。

顺利的话,初创时尚品牌至少需要花上10 个月才能看到劳动果实。英国时装协会在2014 年报告中得出的这一数字看似不难熬,但并不能真正抚慰大多数新晋设计师。姗姗来迟的尾款可能根本填补不了日益张大的资金缺口,更可况设计师此时正焦头烂额地忙着下一季新品。

滞后付款还不是谷底,它的升级版叫做委托销售

委托销售的出现,让我们看到零售商在时尚产业中所拥有的话语权。这种情况下,设计师只有当产品被售出后才拿得到钱。在此之前,毫无保障。更令人身心憔悴的是,他们除了按时供货外,还不得不承担额外的巡视、追讨工作。

尽管这种支付模式被绝大部分行业参与者视为魔鬼,英国时装协会和美国时装设计协会都曾出面职责委托销售,可并不影响设计师签下种种不平等条约。独立设计师在撰写个人履历时,总会重点突出零售商名单。原因很简单:告诉你在哪儿能找到其作品,以及品牌的市场定位与含金量。一家成熟、有分量的零售商往往拥有年轻设计师垂涎万分的购买客户。

伦敦设计师Peter Pilotto 在接受BoF 采访时谈到:当接到订单时候,你会非常高兴,可他们不付钱。这就个恶性循环,因为你原本已经答应一但有订单就会还钱给供应商。像Prada 这样的大品牌经得起滞后付款,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年轻设计师却不是。

可对于零售商而言,这又是另一个故事

巴黎著名买手店Colette 告诉BoF,并不会排斥与年轻设计师合作,一般会采取预先支付30%的做法。香港零售商Joyce 偶尔会用到委托销售,但通常情况下签订的合同是30 天支付期,外加30%的订金。

在伦敦运营RainbowWave Showroom 的Maria Lemos 看来,零售商之所以采取延后支付或委托销售情有可原。年轻设计师的不确定因素太多,是否按时交货、质量能否达标都是问题。她说道。对于时尚零售商来说,延误是销售硬伤。LN-CC 负责人Harper 先生就曾抱怨某位设计师比预定时间晚了整整两周时间交货。

7、8 年前的英国新晋设计师就曾经臭名远扬。BoF 创始人Imran Amed 听到多位买手抱怨这些新手患有严重拖延症,而且交付的产品质量与样衣相距甚远。在某些极端的案例中,零售商收到的衣服上带有明显的烟味和污迹,根本无法出售。如今情况大有好转,可年轻设计师与零售商之前信息渠道并不畅通,业内也的确没有明文规定支付方式与期限。

如能坚持下来,等到了设计师被大集团收购,或者吸引私募入资时,他们面对零售商的议价权自然会得到提升。不过在此之前,假使现状维持不变的话,那就只能期盼早日媳妇熬成婆。

以上对于Peter Pilott、Maria Lemos、Harper 的引用均来源于BoF;原题目为《零售商是如何压榨年轻设计师的?》

本文相关推荐 国内时尚设计师介绍时尚设计师排名著名时装设计师作品图著名女时装设计师名单著名男时装设计师排行榜著名时尚设计师名单著名时装设计师作品图欣赏国内时尚设计师名单排名中国有哪些时装设计师如何做服装设计师如何成为时尚设计师中国最顶尖服装设计师

下一篇:没有了